北京同居分手费法院审判中出现4种不同意见

  发布时间:2011-5-1 9:43:59 点击数:
导读:婚龄男女同居目前在全世界、在我国都有一定数量的存在,为尊重人权,我国自2002年起,单身婚龄男女同居已经不再属于“非法”。此前,根据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

婚龄男女同居目前在全世界、在我国都有一定数量的存在,为尊重人权,我国自2002年起,单身婚龄男女同居已经不再属于“非法”。此前,根据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第8项规定:人民法院审理非法同居关系的案件,如涉及非婚生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问题,应一并予以解决。具体分割财产时,应照顾妇女、儿童的利益,考虑财产的实际情况和双方的过错程度,妥善分割。

  至于解除同居生活后的补偿承诺,最高法院没有作出具体规定,全国各地法院对此理解不一。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李涛法官介绍了北京发生的一起相同案例。武女士与洪先生于2003年9月建立恋爱关系并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武女士原有配偶,2004年5月与其配偶离婚。在原被告同居期间武女士曾于2004年1月在医院作了人工流产。2004年11月双方在结束同居生活时,洪先生向武女士出具欠条一张,承诺给付武女士精神损失费6万元,后来,洪先生反悔又不同意付款了。

  北京法院在审理中形成4种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洪先生出具欠条,承诺给付精神损失费系出于道德上的义务,并非法定义务,故该债务为“自然债务”,不具有强制执行力。该债务的履行与否,仅系债务人的意思,法律不加干涉。

  第二种观点认为武女士有配偶却仍与洪先生公开以夫妻名义同居,该行为有悖《婚姻法》“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规定,甚至已构成重婚罪,故对于此期间因双方的同居行为所产生的债权债务因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自不应当予以保护。

  第三种观点认为,本案性质为赠与合同关系。洪先生出具欠条、承诺给付精神损失费的行为实为将其6万元个人财产赠与武女士的意思表示,此赠与合同具有道德义务性质,故不能撤销,现洪先生拒绝交付赠与财产,武女士可以要求交付,对其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

  第四种观点认为,合法的民事行为应当受到法律的承认和保护。一个民事行为是否被认定为民事法律行为,从而受到法律的保护,应当具备下列条件:1.行为人具有相应的民事行为能力;2.意思表示真实;3.不违反法律或者社会公共利益;4.符合法律所规定的形式要件。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均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洪先生出具欠条、承诺给付精神损失费的民事行为,意思表示自愿真实,不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共利益,形式并无不当,且没有导致该行为无效或可撤销的事由,应认定为合法有效。从而由上述行为所引发出的洪先生对武女士所负6万元的债务,因债之发生根据的合法有效,也就使得该6万元债务应受到法律的保护。故此对于武女士要求洪先生依据欠条履行债务、给付精神损失费的请求应予以支持。

  最后一审法院按第四种观点判决了案件。

 

上一篇:非法同居生育子女 孩子抚育费应支付 下一篇:同居分手费引争议